客户端
安卓客户端下载 苹果客户端下载

要开5000家门店的韩系咖啡创始人因为资金断裂在家中自杀,下一批会是谁?

  • 简要:中国健康网盟据网络消息:“2007年,韩国的咖啡馆数量是2800家,7年后已经达到18000家。对于中国,当下无疑是咖啡馆发展的黄金时期。”

7月份,在中国放言要开5000家门店的韩系咖啡品牌咖啡陪你创始人,因资金链断裂在韩国家中自杀。

韩系咖啡
韩系咖啡
 
2012年,中国咖啡业被一股强劲的韩流席卷。
 
咖啡陪你、豪丽斯、动物园、华夫班特、途尚等十几个韩国咖啡品牌相继进军中国市场,大举扩张。
 
“2007年,韩国的咖啡馆数量是2800家,7年后已经达到18000家。对于中国,当下无疑是咖啡馆发展的黄金时期。”
 
其他韩系品牌也是在这一理想的数字推演下风风火火闯进中国大门,八仙过海、各显神通。
 
咖啡陪你(CaffeBene)便是其中风头最劲的一家,仰仗着耀眼的品牌背景在中国市场快速收割,门店数量以几何倍数增长。
 
在韩国,咖啡陪你拥有900多家门店,号称咖啡馆第一品牌。自2008年4月诞生后,咖啡陪你“以比全世界任何咖啡企业更快的速度成长”,在业内最早打破500家加盟店纪录,创始人姜勋因此得名“咖啡王”。
 
也有韩国人形容其开店速度如同蟑螂繁殖,而将该品牌戏称为“蟑螂陪你”。
 
该店到2014年底已经以加盟的方式在中国落地了近600家门店。
 
其官方对这一战绩不无自豪:“数量仅次于进入中国20年的行业领袖星巴克(2012财年星巴克在中国共有700家门店),我们在短短两年多的时间内就成为了行业翘楚,成绩斐然。”
 
并宣称“到2015年底,在全中国连锁店达到5000家,成为中国休闲咖啡连锁NO.1”。
 
言犹在耳,剧情却180度反转。
 
仅半年后,咖啡陪你就被曝问题缠身——拖欠工资、拖欠供货商货款、加盟商解约、多地关店。
 
面对媒体报道,其官方曾发布声明:“遭遇别有用心的对手利用小媒体编制负面信息,恶意中伤。”
 
但一纸声明掩盖不了其名存实亡的厄运。
 
7月24日,一手打造了咖啡陪你、豪丽斯咖啡等连锁品牌的“咖啡王”——姜勋,在其位于首尔瑞草区的家中自杀。
 
当地警方称:“公司经营困难陷入资金危机,姜勋于23日向朋友发短信称十分疲惫。”
 
以如此极端的方式一了百了,让业界不无惊叹。
 
回头再看看咖啡王的这条路,可以说成也加盟、败也加盟。

中国咖啡业
中国咖啡业
 
2012年3月进入中国后,咖啡陪你主要以受托经营的加盟模式复制,即加盟者投资占49%股份,即可将门店全权委托给咖啡陪你公司管理。
 
坐享其成的诱惑,再加上良好的品牌背书,一时间加盟者趋之若鹜。
 
然而,咖啡陪你的加盟制就像一把双刃剑,有利的是可以短时间内打开市场,推动品牌传播;不利的是,快速扩张下让配套管理、供应链、资金等都面临挑战,其中任何一项成了短板都可能对整个体系构成致命威胁。
 
在加盟商与咖啡陪你公司的纠葛中,后者配备管理人员太少、管理不到位也的确是众矢之的。
 
还有一些加盟商因品牌方虚高收费价格、虚设名目等大呼上当,要求解约。
 
咖啡陪你因此背上了“到中国骗钱”的骂名。
林子太小鸟太多
 
说到底,一切还得看供需。咖啡馆太多了,然而喝咖啡的人却并没有商家想的那么多。
 
有专业机构统计,近几年来中国咖啡店数量呈爆发趋势,到2016年上半年,总量超过10万家。
 
但下半年就出现集中关店湖,全年关店14561家,超过10%,其中不乏咖啡之翼、太平洋咖啡、西九巷、雕刻时光等局部关店的行业明星。
 
没关店的也是在艰难度日。
 
在咖啡店密度最大的城市厦门,超过2000家店中真正盈利的不足3成;杭州则是3成盈利,3成亏损。
 
有分析认为,同质化严重、咖啡品质不高是主因,但深层次上,过度饱和或是一切问题的根源。
 
已跻身咖啡消费大国的韩国,人均年消费咖啡314杯,5000万人口,全年消费约157亿杯;中国人均年消费咖啡仅3-5杯,13.8亿人口,年消费总量约55亿杯,约为韩国的1/3。
 
而中国的咖啡店数量已是韩国4.96万家的2倍,远远超出了市场消费能力。
 
既无市场需求又无品牌特色,也难怪咖啡业现在遍地哀鸿。
 
如有雷同 不是巧合
 
在中国,只要一门生意有钱赚,又能低成本仿照,很多人便一窝蜂地涌上来,蓝海瞬间被染成红海,最后让整个行业秩序全无,甚至整门生意全坏掉。
 
尤其是餐饮业,门槛低、利润高,很多人都想来分一杯羹。
 
国家统计局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,2017年1-10月,全国餐饮收入32279亿元,同比增长10.9%;限额以上单位餐饮收入7932亿元,同比增长7.8%。这是2013年以来,餐饮行业收入增速连续第四年超过GDP增速。
 
从这一点看,餐饮行业确实大有可为。然而,当我们从这些宏观数据上离开,聚焦于每个具体的餐厅时,我们会发现,这一年竟然有那么多的餐厅相继倒下。
 
1.茶香书香 6岁
 
茶香书香被称为“茶界星巴克”,主张要吸引年轻人的胃,就必须要把中国茶做得时尚、好喝。创办于2011年,开张第一个月营业额即达到40万。
 
死亡原因:忘却茶之根基,推进饮品和小食,偏离以茶为本的轨道;分店扩张过快,门店选址隐患,租金昂贵;团队建设缺失,过多宣传创始人个人;成本核算不清。
 
最后的结果就是,茶香书香拖欠供应商费用、员工工资、房租和物业管理费等相关资金达到数百万,在2017年的第一天向全世界告别。
 
2.金钱豹 14岁
 
2003年10月,金钱豹登陆上海餐饮市场,成功开启了国际复合式自助餐厅的先河。
 
饿一天,扶着墙进去;吃一顿,扶着墙出来,是很多人对金钱豹的美好向往。
 
金钱豹曾经年营业额近9亿元,但2013年和2014年税前亏损分别为2.24亿元和2.08亿元。
 
2017年,这个自助餐中的“高富帅”被爆出拖欠员工工资、拖欠供应商货款、储值卡无法退卡等丑闻。
 
死亡原因:门店的产品质量下降,菜品和食材上把关不严,服务脱节,大量消费者投诉海鲜不新鲜,哈根达斯停止供应,顾客差评不绝于耳。
 
除此之外,成本的失控下的盲目扩张,导致资金链断裂,急剧的行业风向变化,让墨守成规的金钱豹与市场脱轨。
 
门店私吞现金流,员工私下办理优惠充值卡,拿现金套现,获利丰厚。有高管在离职前夕,还为自己开取动辄10万元的奖金。
 
3.水货餐厅 4岁
 
“痛虐单身狗!带1位女朋友打8折!带2位女朋友打7.5折!带3位女朋友打7折!带4位女朋友打6.5折!带5位以上女朋友享6折优惠!”
 
2013年出生的水货餐厅,创造了8个月开店52家的记录,开一家火一家。用餐全靠手,没有餐具。
 
然而,相比巅峰时的70多家,目前的水货餐厅已经关到仅剩30家。
 
死亡原因:爱搞噱头,命途多舛。
 
创新带来的新鲜感一阵就过,大部分人对水货餐厅的印象来停留在去玩,而不是去吃。
 
加盟模式下,对于加盟店的管控深度和力度都不够,最终加速品牌的衰落。
 
令人悲哀的是,很多人看着水货倒下,却还以为自己能侥幸存活。主打创意的、主打明星粉丝的,主打环境陈设的营销性公司不断进入市场。
 
喧闹过后,一地鸡毛。
 
4.潮汕牛肉火锅 两岁
 
“太疯狂了!”
 
潮汕牛肉火锅店在上海曾一年开出2500家;在杭州2公里内连开11家;在厦门三个月开出400家;在潮汕当地,类似的门店有3000家......
 
“倒闭的太快了!”
 
有业内人士爆料去年上海地区已经有40%的潮汕牛肉火锅店都已经关闭了,业内普遍认为,关店率应该会在60%,真正的市场“死亡期”即将来临。
 
快进快出,前仆后继。
 
死亡原因:市场需求有限的,食材不到位,管理混乱。
 
跟风生的另一面也就是跟风死
 
其实很多餐饮想要做好,并不像大家想象中那么简单。
 
就拿潮汕牛肉火锅来说,食材对其相当重要,潮汕之外的很多地区,牛的再孕育是达不到潮汕水准的,很多牛肉火锅店在原材料环节就已经失去了专业度,以至于做出来的产品缺失了应有的味道。
 
市场建立起来之后,紧接着就会出现盲目的跟风,再经历一段时间的市场选择,真正留下来的一定是那些货真价实、管理到位的商家。
 
但是盲目的跟风和扩张,却会在很大程度上伤害了那些真正用心想把某个品牌做好的商家。
 
所以有些事,看起来简单,很多人都在做,好像也都赚了钱,但是轮到自己做,不仅不赚钱,可能还赔了夫人又折兵。
 
因此,别跟风,别眼红,专心做自己擅长的事,没有擅长的就去培养一个擅长的。
 
大生意,小生意,要想做得长做到好,恐怕都要尊重一下这个不断被中国商业史重演
 
谷歌的经理卖煎饼、北大的法硕煮米粉、传媒大学的美女做酸奶......卖包子月入两万、卖煎饼月入三万、小伙辞职卖包子买两套房......
 
总是有人告诉你,人们的消费需求越来越大,消费能力越来越高,餐饮市场非常庞大。
 
但是没人告诉你,有人融资几个亿都被烧光了,有人开到几百家店都倒闭了......
 
餐饮业回归初心,把菜做好才是王道


健康网盟公众号
【本站部分文字及图片均来自于网络,如有侵权及时联系我们删除!】
更多名医名家

邓铁涛的“养生秘

见证了一个世纪的国医大师邓铁涛教授接受了记者的专访,公布了他

针灸界领军人物--

石学敏的一生与银针结缘。小小银针,细若麦芒,在他的手中,就像